1. 閱心館
  2. 【HP】陰雨之夏
  3. 國王十字車站
衛少音 作品

國王十字車站

    

這件事會發生。塞西莉婭曾看見,她在孤兒院第一個認識的好朋友尤萊亞被一對神色憔悴的夫妻領養,幾個月後這件事確實發生了。塞西莉婭曾看見,比她大4歲的伊萊恩收到了一所很優秀的中學錄取信,她這才知道他每週有幾個晚上都會溜出孤兒院,有一位退休的□□經常為他輔導功課,還推薦他報了那所中學的特招。塞西莉婭曾看見,瑞特和菲爾他們會闖進傑夫的房間,把他狠狠地揍一頓。那幾天她一直在呆傑夫身旁,直到有一天從洗衣房回來後...-

在國王十字車站鬨鬨嚷嚷的人群中,11歲的塞西莉婭慢慢地睜開眼。

一輛深紅色蒸汽機車停靠在擠滿旅客的站台旁,列車上掛的標牌寫著:霍格沃茲特快,十一時,而原來檢票口的地方現在竟變成一條鍛鐵拱道,上邊寫著: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蒸汽機車的濃煙在嘁嘁喳喳的人群上空繚繞,各種花色的貓咪在人們腳下穿來穿去,在人群嗡嗡的說話聲和拖拉笨重行李的嘈雜聲中,貓頭鷹也刺耳地鳴叫著,你呼我應。

塞西莉婭麵前有一位棕發棕眼的英國女孩,她輕輕拉住塞西莉婭的手:“莉婭你確定你還好嗎?你剛纔臉色蒼白得差點暈倒!”

20世紀的倫敦,塞西莉婭奧德裡奇的親生父母在5歲時突發疾病暴斃而亡,於是年幼無親人的她被送到了一家孤兒院,每天過著得過且過的日子。

而在7歲那年的夏夜,當塞西莉婭發現自己從床上飄起來時,她真的快嚇瘋了。

更不用提從那天開始,她有時會意識到一些未來會發生的事。就像是人能控製自己的手腳一樣理所應當,她就是自然而然地知道這件事會發生。

塞西莉婭曾看見,她在孤兒院第一個認識的好朋友尤萊亞被一對神色憔悴的夫妻領養,幾個月後這件事確實發生了。

塞西莉婭曾看見,比她大4歲的伊萊恩收到了一所很優秀的中學錄取信,她這才知道他每週有幾個晚上都會溜出孤兒院,有一位退休的□□經常為他輔導功課,還推薦他報了那所中學的特招。

塞西莉婭曾看見,瑞特和菲爾他們會闖進傑夫的房間,把他狠狠地揍一頓。那幾天她一直在呆傑夫身旁,直到有一天從洗衣房回來後,瑞特告訴塞西莉婭,瑞特和菲爾看見傑夫去一樓偷了芭莎夫人的項鍊。

塞西莉婭曾看見,在她11歲那年,一個看起來很古怪的白鬍子老頭要來找塞西莉婭奧德裡奇。她一直以為他是自己的神仙老爺爺,結果在那一天真的來臨時,他說他是會魔法的校長。

找空隔間,一邊對她說:

“咱們倆得趕緊找個空隔間了……誒就從這裡上車吧!”

瑪瑟左手拉著塞西莉婭後退兩步,右手拿出魔杖對著她們的行李一揮一抖:“羽加迪姆勒維奧薩!”

塞西莉婭和周圍人在線表演瞳孔地震,看著瑪瑟指揮著行李往車上飄,她興奮地衝著塞西莉婭笑笑,拽著後者找了個靠近窗戶的空隔間,順便把行李放在角落裡。

“好厲害!!”塞西莉婭露出星星眼,激動地看著瑪瑟。她自豪地揚起頭,把塞西莉婭推到靠窗的座位上,坐在她旁邊拉著手聊天。

“……我爸爸是麻瓜,在我3歲時跟我媽離婚了,我老媽在魔法部上班,她平時特彆忙,很少在家,所以我基本自己生活……今天她就讓我自己來的,當我買到魔杖後就趕緊預習了一年級的課程!剛纔我施的漂浮咒就是《標準咒語,初級》的知識——”

正當瑪瑟和塞西莉婭快樂扯皮的時候,那位黑頭髮的男孩氣喘籲籲地走了進來。

“勞駕,這裡有人嗎?”他指著她們對麵的位置問。“冇有彆的空隔間了。”

瑪瑟衝他搖搖頭:“坐吧坐吧,這個隔間就我們倆。”

“那太好了。”男孩嘟囔著,轉身把他的白色貓頭鷹放上去,然後連拖帶拉地把他的皮箱朝車門口搬。他想把皮箱搬上踏板,可是一點也抬不起來。

“要幫忙嗎?”瑪瑟興致勃勃地問他。

“是的,但是皮箱太沉了,咱們加在一起可能都搬不動。”男孩氣喘籲籲地說。

塞西莉婭在拱道前見到火紅頭髮的孿生兄弟中的一個出現在車門口。“需要我們來幫你嗎?”

男孩正想回答,瑪瑟已經拿起了魔杖。“不用啦!我能幫你拿上來。”

男孩震驚地看著瑪瑟用魔杖指揮皮箱飄起來,挨著她們的箱子在角落裡整齊排好。

孿生兄弟中的一個吹了聲口哨。“哇哦,不錯的漂浮咒。你是一年級新生?”

瑪瑟開心地點點頭,轉身坐下繼續拉著塞西莉婭的手。

“多謝了,你的魔法施得真好。”男孩說,一邊把汗濕的頭髮從眼前掠開。

孿生兄弟突然指著男孩的閃電形傷疤問:“那是什麼?”

瑪瑟湊過去仔細看,驚訝地挑起眉毛。“你是哈利波特?”

相對於孿生兄弟和他的家人們驚奇的對話,塞西莉婭和瑪瑟的反應倒是顯得很平淡。

哈利坐在塞西莉婭的對麵,聽著窗外韋斯萊一家的對話,臉紅紅的。

響起一陣汽笛聲,瑪瑟興奮地捏著塞西莉婭的手。

火車啟動了,塞西莉婭看到火紅頭髮孩子們的母親在招手,他們的小妹妹又哭又笑,跟著火車朝前跑,直到火車加速,她被拋在後麵,還在不停地向他們招手。

隔間的推拉門開了,最小的那個火紅頭髮的孩子走了進來。

“這裡有人嗎?”他指著哈利旁邊的座位問。“彆的地方都滿了。”

她們搖搖頭,那個紅頭髮的男孩坐了下來,他瞟了哈利一眼,即刻把目光轉向好奇的女孩們,裝作冇看見哈利的樣子,塞西莉婭看見他鼻尖上還有一塊臟東西,於是她點點自己的鼻尖,示意他冇擦乾淨。

韋斯萊兄弟進來打了聲招呼,他們兩個要去中間車廂裡走走,隨手把隔間門拉上。

他們互相打了聲招呼,塞西莉婭就跟瑪瑟就繼續聊天了,因為她很明顯地發現,羅恩似乎更對哈利感興趣。

塞西莉婭能感覺到瑪瑟真是開心極了,她似乎很久冇有跟同齡人相處時間這麼長,又或許是因為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緣故,她拉著塞西莉婭天南海北地聊。

那邊的羅恩跟哈利,已經從神秘人殺不死哈利這個話題轉變到了麻瓜學生是否能像巫師家庭的學生一樣。

“不會的,有很多學生都來自麻瓜家庭,可他們也學的很快。”

有了瑪瑟這個例子,哈利對此存疑。

大約十二時半左右,過道上哢嚓哢嚓傳來一陣響亮的嘈雜聲,一個笑容可掬、麵帶酒窩的女人推開隔間門問:“親愛的,要不要買車上的什麼食品?”

塞西莉婭奧德裡奇提出任何一個要求,時間僅限三個月內。”

哈利看了看塞西莉婭堅定的神情,忍住了嘴邊的吐槽。

塞西莉婭繼續打開巧克力蛙,取出畫片——是鄧布利多教授,那位說自己是巫師的魔法校長。

一隻棕色的青蛙蹦了出來,塞西莉婭眼疾手快地把它捉住,震驚地看向瑪瑟:“魔法界的巧克力青蛙,是活的?!”

羅恩跟瑪瑟悶笑了幾聲。

這時,在窗外飛馳而過的田野顯得更加荒蕪,一片整齊的農田已經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一片樹林、彎彎曲曲的河流和暗綠色的山丘。

又過了一會兒,圓臉男孩納威隆巴頓和一位叫赫敏格蘭傑的女孩依次走了進來,塞西莉婭興致盎然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你們知不知道自己會被分到哪個學院?我已經到處打聽過了,我希望能分到格蘭芬多,都說那是最好的。”赫敏格蘭傑露出了期待的眼神。“我聽說,鄧布利多自己就是從那裡畢業的,不過我想拉文克勞也不算太壞……不管怎麼說,我們最好還是先去找納威的蟾蜍,你們四個最好趕緊把衣服換上,要知道,我們大概很快就要到了。”

“如果我不去格蘭芬多,不知道他們會怎麼說?”羅恩悶悶不樂地說。“我並不認為去拉文克勞就特彆不好,可想想看,千萬彆把我分到斯萊特林學院。”

“我倒是覺得四個學院都挺好的。”瑪瑟滿不在乎地說,她又咬了一口巧克力蛙。“不過我還是覺得我更適合格蘭芬多,我希望能有一場偉大的冒險!”

“我想去赫奇帕奇。”塞西莉婭諾有所思地望著窗外的風景。“聽起來就像是個溫暖的大家庭一樣。”

羅恩哼了一聲。“我聽說赫奇帕奇裡都是飯桶——”他忽然回過神來,瞪大雙眼不好意思地看著塞西莉婭,耳朵像是燒起來一樣紅。“我冇有彆的意思。”

塞西莉婭衝他笑了笑,繼續看著窗外的風景。

新的征程開始了。

-冇有跟同齡人相處時間這麼長,又或許是因為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緣故,她拉著塞西莉婭天南海北地聊。那邊的羅恩跟哈利,已經從神秘人殺不死哈利這個話題轉變到了麻瓜學生是否能像巫師家庭的學生一樣。“不會的,有很多學生都來自麻瓜家庭,可他們也學的很快。”有了瑪瑟這個例子,哈利對此存疑。大約十二時半左右,過道上哢嚓哢嚓傳來一陣響亮的嘈雜聲,一個笑容可掬、麵帶酒窩的女人推開隔間門問:“親愛的,要不要買車上的什麼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