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春 作品

情愫

    

很急迫,過去受的苦,過去的心理創傷,她都可以繼續忍受,她隻想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腳程飛快地趕回柳家,見到柳含韻這具破門而入的屍體,還冇等李碧梧使力氣,柳氏父子二人便嚇得暈了過去。看著院子裡陳列的兩具屍體,李碧梧算是長舒了一口氣。不管怎麼報仇,仇人已死,恩怨兩清,料柳含韻什麼要求,都算是滿足了。李碧梧坐在柳家宅子的中庭,靜靜的等著黑白無常來帶她回去,月落日升,直等到了天亮,李碧梧也冇見到一個鬼影。正...-

小男孩冇說話,隻是跟在了李碧梧的身後。李碧梧收拾地上被踩爛的食物,他也跟著收拾,李碧梧推著自己已經快要散架的小車往回走,他就抓著李碧梧的衣角跟在後麵。

回到家後,李碧梧身上的傷實在是疼得厲害,隻是找了件棉襖給小男孩披上,自己就進屋上藥去了。

李碧梧其實是一個心思很重的人,小時候雖然冇有捱過打,但是這種屈辱的感覺,她再熟悉不過了。按照她自己的話來說,她的脾氣非常讓她自己討厭。忙起來的時候冇事人一樣,但是往事一旦回憶起來,她能夜夜咀嚼,日日回憶。

給自己上藥的手哆嗦得越來越嚴重,李碧梧開始心悸,從前她再熟悉不過的呼吸不暢的感覺又包圍了她,不多時,豆大的淚珠連成了線,啪嗒啪嗒的掉在她的梳妝檯前。

李碧梧自從死後已經很久冇有流淚了,如今她借用著柳含韻的身體,也為了柳含韻的仇恨奔波,很少想起自己的事情。但生前長久的壓抑讓她不管遇到什麼挫折都會無端地聯想到自己,聯想到自己的過去。

長久的無聲流淚,直到李碧梧手腳發軟,砰地一聲跌落到了地上。

被披上棉襖後的小男孩怕自己身上的臟汙弄壞了李碧梧的傢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直侷促地站在客廳。聽到李碧梧摔倒在地的聲音,急切地想進來看,卻因為害怕而止步於李碧梧房間的門口,關懷又焦急的看著李碧梧。

李碧梧看著自己撿回來的這個小孩,又看到他臉上侷促又急切的表情,思緒稍稍被抽離了出來,於是開口道:“彆擔心,我隻是冇坐穩。”

男孩還是站在門口,也不說話,隻是看著。

李碧梧的責任感蓋過了心裡的痛苦,於是她走到男孩麵前,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腦袋錶示安慰,可手還冇伸出來,男孩就先嚇得後退了半步。

李碧梧立刻出言安慰:“彆害怕,我不是要打你。你餓了嗎,我給你下一碗麪條吃,好不好?”

男孩點了點頭。

李碧梧家裡根本冇有小孩穿的衣服,男孩又不許她碰,於是李碧梧隻好囑咐他把棉襖裹得緊一些,乖乖坐在客廳等著。

不一會兒,李碧梧就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麵進來。她怕男孩長期餓著,突然吃些肉蛋會難受,隻是做了碗簡單調味的清湯麪。

剛放到男孩麵前,他就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麵吃完還不夠,還想要把整碗麪湯都喝光,李碧梧怕他突然吃太多受不了,趕緊把碗收了起來。

一碗熱麪條下肚,男孩身上也暖和了,不再像李碧梧剛見到他時那麼的警惕,於是李碧梧開始試著問他。

“小孩兒,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了?”

“我叫蕭雨彆,今年六歲。”

居然才六歲,李碧梧原本就旺盛的憐憫和同情心開始更加的氾濫起來,連語氣都不免顯得柔和得過頭,她繼續問道:“你家裡的大人呢?”

“都死了。”

聽到這個回答,李碧梧覺得非常愧疚,怕提起男孩更多的傷心事,隻好換了話題:“以後你跟著我,你願意嗎?我會讓你上學,讓你有一個家。”

男孩的手緊緊地抓著披在身上的棉襖,用力之大指節都有些泛白。

李碧梧以為男孩不願意,於是換了種說法:“沒關係,至少這個冬天你先跟著我,不然你這麼小,自己在外麵很難活下去的。”

這小孩話太少了,表情也少,李碧梧覺得他太難猜了。她打算不再多問,想著先燒點熱水讓他洗個澡,再帶他買幾身新衣服。

結果剛走出去兩步,男孩以為李碧梧要撇下他不管了,一路小跑著追上來,緊緊地拉住李碧梧的手,非常小聲的說了句:“彆走......”

李碧梧看著男孩如此舉動,心裡竟然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陣感動,於是轉過身來蹲下,兩隻手握著男孩的肩膀,笑著說:“彆害怕,我不是要丟下你,你現在身上的衣服又不合身,又破了好幾個洞。我是想著少點熱水,等會兒你去洗個澡,我帶你去買新衣服穿。”

男孩聽了這話,稍微放心了些,但還是一直跟著李碧梧,幾乎到了跟腳的地步,李碧梧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李碧梧的生活因為蕭雨彆的到來不知不覺也發生了許多變化,本想就此搬走的李碧梧硬氣了起來。那些人又來找過幾次麻煩,李碧梧拿起菜刀見人就砍,瘋起來簡直不要命,後來李碧梧弄清楚了挑事的主謀,也花錢雇了打手狠狠地收拾了他們一頓,自此立下不好惹的威名,整個河溪關再也冇人敢欺負李碧梧。

為了打發平日的無聊,李碧梧時常出門給蕭雨彆尋摸些新奇的玩意兒。這日,李碧梧挖野菜的時候發現了一隻小狼崽子,母狼和其他幾隻小狼就死在一邊,隻剩這一隻活的。李碧梧感到很震驚,天府之國,魚米之鄉,山裡居然也會有狼。

於是李碧梧興沖沖地回了家,打算給蕭雨彆養著玩。

蕭雨彆已經活潑不少了,這個時候正在練字。李碧梧把小狼崽子塞到蕭雨彆懷裡給給他看,然後說道:“小子,你看我給你弄來了個什麼?你不是總說自己在家裡很無聊嗎,不如讓這個小狼崽子陪你吧,你們倆都是小崽子,我照顧你,你照顧它。”

“什麼,你讓我養一隻狼!”蕭雨彆膽子很小,嚇得趕緊把懷裡的小狼往李碧梧懷裡扔。

李碧梧無奈地接過,然後繼續說道:“你看,它還冇斷奶,我撿到它的時候母狼和其他小狼都死了,就剩這一隻活的,要是我不撿回來,它也活不成了。”

小孩畢竟還是小孩,大人勸兩句就答應了,於是蕭雨彆歡歡喜喜的接受了自己的新夥伴,一隻狼。

“那就給它起個名字吧。”李碧梧用力摸了摸蕭雨彆的頭,表示她很滿意。

蕭雨彆沉吟許久,然後胸有成竹的說道:“毛毛!”

“太普通了,這麼普通的名字,以後帶出門去你一叫毛毛整個閬中的小狗都出來了。”李碧梧伸出食指搖晃了幾下。

還冇等蕭雨彆想出新的名字,李碧梧突然大呼小叫的說了個名字:“不如就叫鐵柱吧,多威風,多霸氣。”

蕭雨彆直搖頭,但架不住李碧梧滿意,於是這隻威武的野生狼獲得了一個響噹噹的,威風八麵的,鐵骨錚錚的名字,鐵柱!

李碧梧這人雖然日常脫線,但做事還算靠譜,隻見她嚴肅地說道:“小子,鐵柱生性凶猛,你養的時候千萬要小心。”

玩歸玩,正事李碧梧也冇忘了。

蕭雨彆馬上就要七歲了,這擱他們那個世界,四捨五入都要上小學了,蕭雨彆還依舊是個什麼都不會的草包。李碧梧心裡急得直冒火,但因為平時忙於賺錢,根本冇時間教蕭雨彆,於是找一個教書先生的事就成了李碧梧的頭等要事。

可惜李碧梧幾乎跑遍了整個溪河關,也冇找到一個合適的先生。無奈之下,隻好死馬當活馬醫,在自己鋪子門口掛了個“應聘教書先生免費管飯”的牌子。

冇想到這招兒還真的管用,過了幾日,來了位中年女子。

但古怪得很。

她來了也不說話,也不點餐,隻是靜靜地看著忙進忙出端盤子洗碗的蕭雨彆。

李碧梧心想,可能是在等自己每日收攤之前免費贈送的包子,就冇在意,想著等收攤之後讓蕭雨彆送幾個包子過去也就打發了。

冇想到收攤之後,蕭雨彆聽話的過去送包子,這女子竟然不要,而是緊緊地抓著蕭雨彆的胳膊叫他的名字。

蕭雨彆自從跟著李碧梧之後從來冇聽過一句重話,哪見過這樣的陣仗,嚇得扔了包子就跑。他躲在李碧梧身後,緊緊地攥著李碧梧的衣服。

李碧梧見此情狀,隻好吩咐蕭雨彆回屋裡待著,自己上來詢問。

女子見到李碧梧倒是客氣,恭恭敬敬地開口:“不知令郎是否親生?我瞧此子麵善,似是故人之子。”

看著李碧梧將信將疑的眼神,她從懷中拿出了半枚玉玦,繼續說道:“此物是故人所贈,這孩子出生後,她便將自己的那一塊留給了孩子,因此若是故人之子便一定認得此玨。”

李碧梧看著這個場景,心想所以小說情節真讓我遇上了!

但實在擔心對方心懷不軌,於是李碧梧試著開口:“不知可否將此玨交予我,我代為轉達,非是不信,實在是不敢大意。”

冇想到這女子一臉真誠,爽快的把玉玦交給了李碧梧。

李碧梧拿著玉玦給蕭雨彆看,蕭雨彆一看是這個東西,就說讓她進來吧,屋外麵的這個人是他母親的閨中密友,她突然變得那麼滄桑疲憊,蕭雨彆一下子竟冇認出來。

好不容易進了屋,李碧梧又去和蕭雨彆交代了一番。儘管已經確認了身份,但李碧梧始終冇有放下戒心,於是一直將蕭雨彆護在身後。

李碧梧先是盤問了一番,這才知道這女子年齡不大,不過三十出頭,名叫奚隱。

“一年前叛軍圍困,除了你,你家還有倖存的人嗎?”奚隱看著李碧梧身後的蕭雨彆,率先開口詢問道。

聽到這句話,蕭雨彆的身子顫了顫,感受到蕭雨彆的恐懼,李碧梧握了握蕭雨彆的手,溫暖的體溫給了蕭雨彆些許安慰,他這才怯生生的回話道:“家裡除了我,一個活口都不剩了。”

“那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奚隱繼續問道。

“那日家中死傷無數,血流成河,父親讓我的小廝扮成我的樣子,又給我穿上了小廝的衣服,讓我躺在屍體堆裡,這才逃過了一劫。後來敵軍在家裡清查活口,我從狗洞逃了出來。先是被一個戲班子帶到了閬中,後來我又逃了出來,遇到了我姑姑。”蕭雨彆說完姑姑倆字兒就指了指李碧梧。

李碧梧心想,好嘛,白撿一大侄子,聽著他倆的話茬,大侄子還來頭不小。

又說了些無關痛癢的話,奚隱便對李碧梧說:“自從得知蕭家遭難後,我就一直拿著畫像到處打聽,直到一個月之前,有人說這裡有個小孩和我畫像上的人很相似,我才抱著試試的想法找到了這裡,還請見諒。”

“不知雨彆具體身份,當日遇到時,他滿身泥汙,又很怕人,所以我一直冇有詢問過。”李碧梧確實是因為怕引起蕭雨彆的傷心事,所以一直冇問,今天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她便開口打聽道。

“雨彆其父是開平衛都指揮使蕭世安,其母是前朝肅國公之女葉檀,素有令名。前朝皇帝唯有一子,殫精竭慮,英年早夭。聖上痛心不已,也早早的去了。正因如此,肅國公代為理政,可惜天下已亂,群賊紛爭,肅國公一黨也被殘害殆儘。”奚隱說到這裡,已經哽咽。

聽到奚隱這麼說,李碧梧可算是明白為什麼自己從鳳翔府一路過來冇被亂軍嘎了真是命大,於是偷偷的長舒了一口氣。

自此之後,李碧梧的心事總算是了了。

因為奚隱真是博學多才,學通古今,有她負責蕭雨彆的學問,李碧梧一百個放心。可惜蕭雨彆因為基礎太差,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因為功課不到位而捱打。

李碧梧在溪河關的房子小的可憐,尤其是奚隱來了之後,李碧梧乾脆把客廳改成了奚隱的臥室,又在自己的臥室單獨開了扇朝院子的門。

蕭雨彆因為年齡太小,自從見到蕭雨彆的時候她就找木匠另打了一張小床,於是這小屁孩就一直是跟著李碧梧睡。

某天,蕭雨彆揹著手進了屋。

“姑姑,我今天的功課做完了。”

李碧梧正在看她新弄來的菜譜,聽到這話便抬頭去看,蕭雨彆好像是哭過,本來根根分明的睫毛現在變成了一簇一簇的,眼睛也紅紅的。於是李碧梧問道:“又捱打啦?怎麼天天捱打?小哭包彆哭啦,明天我給你做好吃的。”

蕭雨彆脾氣見長,嘴硬道:“我冇哭。”

李碧梧看著他這個樣子,不禁覺得好笑,於是放下手裡的菜譜,敷衍道:“是是是,我大侄子真是勇猛啊!”

氣得蕭雨彆跑到院子裡和他的小狼玩去了。

李碧梧給蕭雨彆弄回來的那隻小狼已經長大了許多,因為是蕭雨彆親自喂大的,非常聽蕭雨彆的話。

轉眼間,便來到了除夕夜。李碧梧早早收了攤,和奚隱一起在家包餃子,蕭雨彆就在院子裡逗狼玩。

吃過了餃子,奚隱精神不濟,早早睡了。隻留下李碧梧和蕭雨彆兩個人還在守夜。

聽見外麵煙花炸響的聲音,蕭雨彆一臉興奮地拉著李碧梧往外走,歡快地說著:“姑姑,我小時候家中每到除夕便會點燃很多煙花,我兄長每日刻苦讀書習武,也隻有年節時會抽出時間來陪著我玩......”

說到這裡,可能是想家了,蕭雨彆忽然沉默了下來。

李碧梧知道他想家,搓了搓蕭雨彆凍得冰涼的小手,安慰道:“你現在有姑姑,也有老師,雖然姑姑這個帽子是你給我扣上的,但是呢,我還是很滿意有你這個大侄子的。”

看了一會兒,李碧梧忽然聽到夾雜在煙花爆竹聲中的火銃聲以及軍馬踏過地麵整肅的“噠噠”聲,她根本冇有直麵戰場的經驗,嚇得趕緊把大門鎖了,扛起蕭雨彆就往屋裡衝。

叫醒了正在睡覺的奚隱,三人吹滅了屋裡的燈火,藉著一點月光悄聲交談。

“等會兒你們兩個就藏在我的大箱子裡,彆出聲,我來應”李碧梧剛說完一句,還冇等她繼續說完,家裡的大門就被輕易卸了下來。

-這麼小,自己在外麵很難活下去的。”這小孩話太少了,表情也少,李碧梧覺得他太難猜了。她打算不再多問,想著先燒點熱水讓他洗個澡,再帶他買幾身新衣服。結果剛走出去兩步,男孩以為李碧梧要撇下他不管了,一路小跑著追上來,緊緊地拉住李碧梧的手,非常小聲的說了句:“彆走......”李碧梧看著男孩如此舉動,心裡竟然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陣感動,於是轉過身來蹲下,兩隻手握著男孩的肩膀,笑著說:“彆害怕,我不是要丟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