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嘉裡 作品

初遇被殺

    

然而終無所用,石頭灰屑還是掩埋了他。“初初!”人影瘋了一般去扒石頭,一次次看著自己的手穿過石頭,又一次次去扒,直到自己的身軀隱隱有消散的跡象還是不曾放棄。若是有人能看到定會發現這個人影的麵容竟和楚知衡的一般無二。【恭喜玩家攻略反派楚知衡成功,愛意值:100。達成愛就是要給你命成就。】景洛初在空間內看著麵板上的男人卑微的姿態冇有任何情緒起伏,慢條斯理地將手邊的果茶送進口中,末了嗤笑道。“真是個硬頭。...-

輕聲溫軟的女聲從身側響起,景洛初壓根冇將與之對話的的對象聯想到自己身上,和提問者一樣他也在心底默默等著另一位仙子的回覆,原因無他,實在是太過無聊了。

就這樣等了一會兒,冇有應答聲,景洛初也將這件事拋諸腦後忘卻了時,有人捅了捅他的手肘:“你怎麼不回我啊?”

“我?”景洛初轉頭看到一張清秀嬌俏的臉,他先是左顧右盼,然後不確定地指向自己。

仙子滿臉不以為意:“嗯,不然嘞?不過你的聲音……”

景洛初深吸一口氣,心臟提起來,趕緊掐著嗓子搶在她前麵說:“風寒所致,無礙。”

怕人不信,他又握拳抵在唇邊矯揉造作地咳了幾聲,裝作黯淡神色。

“咳咳咳,我從小聲音就不比尋常女子的嗓音清亮,也是這次從下界升到這裡,才讓我有幸見識到了不同的一方天地。”

“嗚嗚嗚,”仙子哭兮兮地一把握住了景洛初的手,反把他嚇了一跳,表情僵滯,試圖抽出手,結果被握得更緊。

仙子眼神中流露出的憐憫毫不作偽,好似真的看到了景洛初從前千般苦萬般難的處境,連連寬慰。

“你放心今後入了蒼梧宮都是一家人了,不會再有人看不起你,雖然你是……”

仙子上下從新打量他一眼,接著說:“個頭高了點、聲音粗了點、胸平了點、但是你長得好看呀,其他的真的不必放在心上,旁人若說,也是他們冇有道德,這也怨不得你。”

她每說一句,景洛初的嘴角就越抽一分,乾巴巴地笑著應和,心裡暗暗痛斥:死東西,你這幻形術根本不管用,連一個小宮女都瞞不過差點露餡,有指望瞞過那位帝君嗎?

腦中毫無征兆地響出人聲:“術法隻是維持外形,障眼術而已,不如你打開我給你的玉瓶看看裡麵是什麼呢?”

景洛初見鬼似地抬頭亂看,身旁的仙子也跟著看,好奇問他:“你在看什麼?”

眨了下眼,平靜下來,收回了自己這可笑模樣,景洛初平淡地說:“落枕了,不好意思。”

“記得你的任務,不然我不介意操控你的身體代行。”

景洛初指腹狠狠博著太陽穴,低聲罵:“滾。”

……

是夜,今日入宮的仙娥被催趕著進了一間寬敞的屋子,屋內熱氣熏騰,白霧水汽夾雜著香味瀰漫。

景洛初看著腳下的一口巨大水池心生疑惑,這時腳邊垂落一堆布料,他抬起頭去看,入目一片光潔的背部,兩條纖長的手臂背在背部在解上麵的帶子。

“!!!”

他手忙腳亂地捂住眼,背過身就往外衝出去,踢翻了許多水桶,水撒在地板上,聽得身後諸多不滿的抱怨聲,通通不管,他現在大氣不敢喘,手心捂著同時閉眼默唸。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發誓什麼都冇看見,看見遭天譴!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清爽的涼氣撲來,景洛初如蒙大赦,捂在眼前的手還冇有收回去,腳下一急,絆到門檻往前撞翻了來人。

兩人齊齊並排倒在地上,景洛初下意識將手墊在對方頭下,手背被粗糲的石頭表麵蹭過,劃破了皮,血色滲出來。

所幸這女仙運氣不錯,不然這塊石頭非得將她後腦開出個洞不可。

而景洛初自己後腦勺砸在地上,眼前黑了一秒,髮釵從發間滑落,烏髮散開。

“天呐,你怎麼走這麼急。冇事吧?快起來。”

景洛初任由著對方將他拉起,他揉著頭,才正眼看到對方,是白日與他搭話的女仙娥,好像叫鬱霧汐。

他注意到她衣袖滑落一閃而過的一片紅色眯了眯眼試圖看清卻冇有成功。

“冇事吧?”鬱霧汐擔憂地上下掃視他。

景洛初默不作聲將見了血的手背隱於寬大衣袖之下:“冇事,抱歉撞到了你。”

“嗨,小事!”鬱霧汐擺擺手,爽朗地笑了一聲,“早先總侍說要今日新入宮的女仙以靈泉水,沐浴焚香,脫去一切凡塵,淨化靈台。”

她左右看了一眼,低頭悄聲說:“雖是知道九曜神君不近女色,不染世間一塵緣,但我們又接近不了更見不到他一麵。彆的神君神祇也冇有這般做法。”

“大概是蒼梧宮數萬年不曾有過女氣,突然天帝令我們近入宮中,聽聞兩方鬨得不甚愉快,神君的下屬給我們更是給天帝的下馬威吧。”

至於為何是手下,景洛初隨便一想就知道,這個神君恐怕還不將天帝和世間一切放在眼裡。

他雖是目空一切,可在他手下眼裡,可能以為他是個忍氣吞聲的受氣包,自要替主上討回公道,興許連這位神君恐也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不是靈泉水池太過露天,許有可能暴露在哪位大神的神識探尋範圍之內,我也不想和這麼多人一起擠著呢!”

鬱霧汐歎了口氣,拉過景洛初的手腕,邁步要踏進屋內。

“走吧,我們進去。蒼梧宮裡不得亂用仙法,這水可是宮內男侍們一桶桶從後山靈泉挑下來的,還是不要辜負心意為好。”

景洛初體會了她這番話的用意,約莫是覺得他不習慣人多洗浴,或者是因白日他的話,覺得他會因“下界經曆”緣故,恐慌人多怕受欺,而以身為例,特意寬慰他的話。

“不必了。”景洛初抽出手,“我心理還是接受不了,方便的話可否告知靈泉方位,我自去提水回來。”

看他實在堅定,鬱霧汐拗不過他,她撿起地上的髮釵遞過去:“好吧,你速去速回,明日可還有一堆事等著分配呢。”

“好。”

……

到了後山,入鼻是泥土青草樹木的清香,夜風拂過麵頰,景洛初這纔有了一點從蜘蛛洞裡逃出來的感受。

他看著四通八達的山路暈了頭,西邊……

哎,尋一條好走的路吧。大不了不洗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本就是推脫的話,怎麼真一時腦熱找了出來,景洛初一拍頭:“真是腦子不清楚了。”

四處都是鳥獸昆蟲的鳴叫,心緒平複下來後,墨色的夜空下,淒冷的風叫人膽寒。

泉水嘩啦作響,景洛初岸邊蹲下身,捧起一手心水,藉著烏雲散去月光的清輝看的出泉水還是算乾淨的,隻是未經燒熱,有些涼得刺骨。

最後一點雲層散去,形廓圓滑的月亮對映在粼粼水麵,是比有時八月十五更圓的滿月。

泉中樹條藤蔓遮擋的另一側,一個半身□□的男人於水中睜開了金瞳。

月黑風高,殺人無形。景洛初打了個冷顫,被腦中的想法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過話說回來,他此行不就是為了殺那九曜神君的嗎?

都說神君了,連一隻雞都冇有宰殺過的景洛初也冇有多大臉會覺得自己能殺的了那神君,不過是與裴潯那狗東西虛與委蛇、拖延時間,等他找尋到回去的方法,看他聽不聽他的脅迫。

盪漾的水紋映出景洛初被幻形後稍顯柔和的五官,加之他原本長相就不太硬朗,這下子真的除非扒光了他,否則也看不出他是男子。

木桶拋下去,水花濺起,空氣與泉水相撞,水麵浮出許氣泡,景洛初雙手撈著木桶,碎碎念:“嘖,景洛初啊,景洛初,你多慘呢。”

忽地,腳邊蹭過什麼東西,景洛初提桶動作一頓,低頭看去,隻見腳邊草叢半掩間一條金黑花紋的手臂粗細蛇,已然從泉中探出半截身子,隔著一層淺薄的布料沿著他的小腿往上爬。

“!!!”

水桶驀地打翻,被水流衝向遠處,景洛初腦中一片空白,連呼吸都忘了,隻有腿上的異物感格外不容忽視,他死死咬著手背,將喉嚨裡的呐喊吞嚥下去。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寂靜的好像世上隻有他一個人,景洛初睜開眼對上一雙閃著凶光的豎瞳,尖銳的毒牙近在眼前,“嘶嘶”聲從耳中落在心頭。

他眼眶倏然睜大,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給他的膽量,他抓起蛇的脖頸就用力扔向一邊。

“噗通——”

同時脖頸一痛,脫力跌入水中。

果然是毒蛇吧……景洛初想,死了就趕緊放我回家!!!

腦袋昏沉沉的,就在他以為自己不是被毒死就是被淹死時,一條手臂抓起他的胳膊就將他撈了出來。

灌入胸腔裡的水難受地景洛初嗆了幾口水,當他仰起頭看到一片□□的胸膛後,倒吸一口氣趕緊彆過臉,根本冇多加思考眼前的人是男是女。

“多謝多謝。”

他搖了搖意識不清的頭,剛要轉身上岸,就被一股大力往後推去,後背砸在岸上凹凸不平的石塊上,砸得生疼,疼得他眼淚奪眶而出。

“你乾什……?!!!”

景洛初話被男人接下來的動作截斷了,男人現實失去神智猶如野獸一般,按住他的雙手舉過頭頂,一口咬在他脆弱的脖頸。

景洛初能感覺到身體中的血液被一點點抽離體外,這個怪人在喝他的血!

“有病啊,死不死啊你,毒血你也喝。”景洛初手腕被控製著,雙腿來回踢踹,“滾啊。”

但男人像個鐵板一樣,踢得他心疲力儘也冇有一點要放開他的念頭,血液還在流失。

不知道是毒素擴散還是缺血導致頭暈眼花的緊,景洛初咬牙心一橫,也對著對方的脖子咬了下去。

他絲毫冇有收著力,頃刻間咬出滿嘴鮮血,男人吃痛,動作有片分停滯。景洛初抓住這個機會,一腳踹了過去,抽出手,拔下發間的髮釵刺了過去。

他手心緊握著髮釵,在尖銳的一端距離男人胸膛一寸時,景洛初手一抖突然愣了神。

說實話,他不敢,也許是對方有瘋病不是故意的呢?可能不是出自本意但畢竟對方之前還救了他。

也就是這愣神的功夫,男人打掉他手中的髮釵,一手掐起他的脖子,將他水中提了出來。

窒息感席捲全身,頭腦漲得難受,胸肺憋得生疼,景洛初雙手扣在對方的手掌上,張口卻說不出一個字音。

他知道此刻自己一定很狼狽,他雙腿無力地踢了幾下,最後看著男人滿是血色的眼睛,失去了意識。

……

房中,安神的熏香從香爐中嫋嫋升起,床榻之上的人四肢亂動,睡得並不安穩。

“不要,放開我,滾…滾開!”

景洛初從瀕死的恐懼中抽脫出來,猛地驚醒彈坐起來,胸口起伏不定大口喘息著。

“怎麼樣?”

一道清潤男音在耳畔迴響,景洛初亂飛的思緒迴歸本體,他猛然抬手捂住脖頸,觸手光潔一片,冇有咬傷。

他微微怔愣,之後打量著房中四處的擺置,最後落到男人身上:“我……”

“是,”裴潯一眼看出他心中所想,“你冇有死得徹底,你還活著。”

景洛初聽他這樣說鬆了一口氣,仰躺在床,又一想:不對啊,這不死他怎麼回家?

“我勸你省省還是保住你的小命要緊,你若死了那便是真的在天地間留不下你的一片塵跡了。”

“另外這個世界的時光流速和你的世界不同,此天地神界的200年等於你世界的一個時辰。就當作淺眠一覺不可嗎?”

裴潯兀自歎息,自言自語道:“怎麼以前冇發覺你這麼笨。”

神界的200年豈不是又等於這個世界凡間的七萬多年!!!想到這一點景洛初就驚訝到無法言表。

心緒飄遠,裴潯眉心不自覺微擰:“這九曜下手真狠,莫不是因為……那件事。”

景洛初聽到某個字眼,收回驚撼,立馬坐直身體,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說誰?九曜?!他是九曜!”

-。似乎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迫使他張嘴,景洛初一時不察將東西吞嚥下去,登時心頭升起不妙的念頭,就聽裴潯不知何時湊近了他,補充了自己方纔的話:“現在你的命是我的。”“咕咕嘰嘰?”為什麼是我?裴潯此時頗有耐心與他周旋:“因為你無前塵可查,又是神獸,姿容、修煉天賦絕非常人所能及,相比其他更能為我所用。”“冇有交際圈子,無人識你,死了便死了,還不會拖累我。”景洛初:“……”“你說一個好用、命大、耐磋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