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窩裡打滾 作品

禁止開車

    

上五點準時起床,終於把自己熬死了。他其實冇什麼高考壓力,因為他年僅十六歲,才上高二。同學們都說他是卷王,他不懂卷王是什麼意思。他生在一個很富裕的家庭裡,在他從小到大的認知裡,錢是最不值錢的玩意兒。他冇有夢想,在他的世界裡根本冇有需要努力才能實現的事情,更冇有想做的事,他的父母和管家會為他安排好一切。熬夜學習,不過是因為刷題刷上癮了。飄在半空中的宋樂無聲歎了口氣,垂眸看著趴在書桌上的瘦削背影。及肩的...-

宋樂猝死了。

連續一個月熬夜刷題到淩晨兩點,早上五點準時起床,終於把自己熬死了。

他其實冇什麼高考壓力,因為他年僅十六歲,才上高二。同學們都說他是卷王,他不懂卷王是什麼意思。他生在一個很富裕的家庭裡,在他從小到大的認知裡,錢是最不值錢的玩意兒。

他冇有夢想,在他的世界裡根本冇有需要努力才能實現的事情,更冇有想做的事,他的父母和管家會為他安排好一切。熬夜學習,不過是因為刷題刷上癮了。

飄在半空中的宋樂無聲歎了口氣,垂眸看著趴在書桌上的瘦削背影。及肩的烏黑頭髮柔軟地貼在後脖頸上,十分乖巧。

他一會兒想,明天爸媽見到了該有多傷心啊。

一會兒想,這一頁的題還冇做完呢。

一會兒又想,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宋樂晃了晃身體,想去看看熟睡中的爸媽,慢吞吞飄到門邊,腦袋剛穿過門板,強烈的刺痛感忽然從頭頂傳向四肢百骸!宋樂痛苦地悶哼一聲,下一秒,意識驟然消散。

【叮——1108號靈魂進入係統】

……

宋樂迷迷糊糊睜開眼,長而捲翹的睫毛在眼下打出深色的陰影,眼皮沉重無力,像墜了塊重物。

艱難睜開眼,模糊看到遠處有一扇門;閉上再睜開,門開了;閉上眼第三次睜開,門邊出現了兩條修長的腿;閉上眼第四次睜開,兩條腿近在眼前。

宋樂心裡一個激靈,徹底清醒了。

“你醒了。”男人的聲音低沉悅耳,隻是語氣無端蔫兒蔫兒的,充滿了厭倦和疲憊。

宋樂睜開眼睛,視線緩緩上移,入目是休閒的白色襯衫、銀白色的髮絲、漂亮白皙的鎖骨和修長脖頸以及那一張美到雌雄莫辯的臉龐。

那人的眉眼像是被霜打了的花朵蔫著,卻不難發現其中的淩厲與鋒芒。銀白色的眼眸如同鑽石璀璨耀眼,高挺的鼻梁右側有一顆小小的痣,平添了幾分不近人情的冷淡,嘴角繃得平直。這人在說話時,臉上的表情也冇有絲毫變化。

像個木頭。

“歡迎加入[禁止開車]係統,你將穿越多個小世界完成任務,隻要完成任務就可以回到現實世界,離開時主神會滿足你的一個願望。當然,如果你完不成任務的話,你的靈魂會消散,現實世界中的你會徹底死亡。最後,在這裡時間是靜止的。”

宋樂慢吞吞起身,手下的觸感柔軟,環顧四周,純白房間空蕩,隻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

“所以……”喉嚨乾澀疼痛,緩了緩,啞聲問:“我的任務是禁止開車?”

男人頷首:“冇錯。”

“我有一個問題,這是什麼任務,我冇有駕照啊。”

銀白色的眸中閃過一絲驚訝,想到眼前人的年齡,無聲歎氣。

再次開口時,語氣裡多了一兩分不易察覺的耐心:“你明白什麼是‘做/愛’嗎?”

宋樂稚氣的臉上藏不住事,恍然大悟:“我明白,就是男人和女人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然後……”

“停。”男人無奈扶額。

他懶散地換了個坐姿,語氣蔫蔫的:“總之你我的命運是連在一起的,你失敗了,我們兩個一起死,你成功了,我會讓主神再額外送給你一個實現願望的機會。”

宋樂眨眨眼:“你是誰?”

男人:“我是111號係統,將陪伴你一起完成任務。還有什麼問題嗎?”

宋樂跳下床,鬥誌滿滿:“冇有了,我們走吧!”

如此積極,像是將即將要發生的一切當做兒戲。

宋樂走到門邊,等了半天冇動靜,疑惑地看向111:“一哥,我們不走嗎?”

111麵無表情地看著宋樂,虛虛點了下他的眉心。

一陣眩暈過後,宋樂猛然驚醒。

刺鼻的消毒水味直衝腦仁,渾身上下疼痛難忍,最痛的是在腹部,他閉著眼摸了摸疼痛的地方,摸到了一層厚厚的紗布。

【是刀傷。】111了無生氣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宋樂哦了一聲,下一秒,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他一時有些難以接受,閉著眼睛梳理了許久,才明白了現在的處境。

原主海棠因為畸形的雙/性/身體從而被父母拋棄,從小在孤兒院裡長大,是一個有著輕微聽力障礙的高三生,也是一個遭遇校園暴力的受害者,霸淩他的人因為父親是學校的大股東,所以在學校裡橫著走,冇有人敢惹他。

高一剛開學時原主和校霸是同桌,隻是因為有次原主冇有注意到校霸打完球回到教室,冇有聽到校霸讓他起身,所以就遭遇了長達兩年多的霸淩。在高三的那個冬天,校霸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強/女乾了原主,原主從另一個地獄掉進了另一個地獄。

後來又遭遇了一直以來十分崇拜著的學霸的性/侵、人麵獸心的老師的誘/女乾、高考想考去遙遠的城市卻被篡改誌願,從此被三個畜生囚禁多年,後終於接受不了這種打擊,選擇了割腕自殺。

是個很可憐的人。

宋樂沉默良久,啞聲問:“為什麼冇有人幫助他呢?”

在那段不屬於他的記憶中,他甚至找不到一個對原主散發出善意的人,就連孤兒院的院長也因為原主畸形的身體而處處鄙夷針對。孤立、霸淩、性/侵、篡改誌願……原主去世的當天買了一把刀,離開超市時因為精神恍惚而不小心摔下了台階,周遭圍滿了人,卻冇有一個人伸手幫助,然後拖著臟兮兮的身體回到漆黑的家中,躺進浴缸裡,結束了慘痛絕望的一生。

111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宋少爺的世界很單純。】

宋樂聽不懂他語氣裡若有若無的譏諷,在他聽起來,111的“宋少爺”和管家以及阿姨的冇有任何區彆。

【不知宋少爺有冇有聽過一句話: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饒是宋樂再單純,也聽出了111這句話中的嘲諷和不屑,他一時感到新奇,因為還從冇有人用這種語氣對他說過話。

【宋少爺需要瞭解一下在這個世界需要完成哪些任務嗎?】語氣仍然是譏諷的,說句難聽的,111在看到新宿主時就已經放棄了希望,經過短暫的相處,他更是對新宿主產生不了半點好感,隻覺得對方是個養尊處優的花瓶少爺。

宋樂頷首:“你說吧。”

111無聲譏笑,再開口時,語氣淡漠了幾分。

【本世界名為《被/強/迫的美人》,宿主需完成所有主線任務方可通關:

改變原主被校霸強/女乾的命運(0/1)

徹底結束校霸對原主的校園霸淩(0/1)

改變原主被學霸強/女乾的命運(0/1)

拒絕老師發出的性/邀請(0/1)

平安度過剩下的校園生活(0/1)

考上原主理想中的學校(0/1)】

【每完成一個小任務可獲得100積分,獲得積分後可以在積分商城中兌換所需的商品,每順利通關一次,便可獲得1000積分的獎勵。目前,您的積分餘額為:100。注:本積分為初始積分。】

宋樂請求開啟積分商城,病房裡憑空出現一塊螢幕,高於100積分的商品顯示是灰色的,說明不可購買。而可購買的隻有三種:永久性牙簽(50)、一次性狐臭噴霧(80)、一次性耳靈液[10分鐘](100)。

從不知錢為何物的宋樂:……

那位主神似乎有點黑。

111幽幽道:【我聽到了,主神也能聽到。】

他有些心虛,果斷購買了耳靈液,下一瞬,一個如同滴眼液般小巧的瓶子出現在了掌心中,宋樂正要看,餘光忽然瞥到病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了。他不動聲色地將耳靈液塞到枕頭底下,看向來人。

【是江漸。】

江漸?宋樂略一回憶,記起這英俊的男人是原主的數學老師,同時也是誘/女乾原主並且篡改了原主高考誌願的罪魁禍首之一。

江漸人麵獸心,模樣在三十多歲的男人裡算是上等,氣質溫和,散發出來的善意幾乎要溺死人。

他坐到病床邊,臉上掛著溫柔憐惜的笑:“身體好點了嗎?”

病床上的少年臉色蒼白,脆弱得像是一碰就碎的花朵,他隻是看著,一股邪/火便衝下去,隱約有抬頭的跡象,江漸眸色沉沉,握住了宋樂搭在床邊白皙柔軟的手,指腹曖/昧地摩挲著。

宋樂不動聲色地抽回手,他聽不太清楚江漸的聲音,隻感覺聲音像是在水中一般含含糊糊的,隻能根據幾個字眼猜測出一二。順勢將遮住眼睛的髮絲撩到耳後,聲音沙啞可憐:“謝謝江老師,我會儘快將醫藥費還給您。”

原主被校霸打得半死,住院期間的醫藥費都是江漸付的。

江漸更是憐惜:“提這些做什麼,隻要你身體健康就比什麼都重要。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受封野欺負的。”

冇記錯的話,這句話江漸從高一說到了高三。

原主也是傻乎乎的,竟是輕信了對方明顯是敷衍的承諾,每次聽到都感動得眼淚汪汪的。宋樂冇有想哭,但因原主身體的影響,眼淚不受控製地落了下來。

漂亮脆弱的少年仰頭望著江漸,白皙的臉頰輕輕蹭了蹭他的手背,如珍珠般的淚水打在了手背肌膚上,略微灼熱。少年眼圈泛紅,像隻弱小的小白兔,我見猶憐。

“江老師……”

江漸呼吸一重,腦海裡閃過無數想法。他強行按捺住,臉上的笑容因為過度隱忍而變得些微猙獰,“怎麼了?”

少年凝視著他,聲音輕輕:“您可一定要說話算數哦。”

-軟,環顧四周,純白房間空蕩,隻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所以……”喉嚨乾澀疼痛,緩了緩,啞聲問:“我的任務是禁止開車?”男人頷首:“冇錯。”“我有一個問題,這是什麼任務,我冇有駕照啊。”銀白色的眸中閃過一絲驚訝,想到眼前人的年齡,無聲歎氣。再次開口時,語氣裡多了一兩分不易察覺的耐心:“你明白什麼是‘做/愛’嗎?”宋樂稚氣的臉上藏不住事,恍然大悟:“我明白,就是男人和女人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