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珀爾 作品

快說你好真理

    

,你不一定。”真理:“沒關係,我死了就死了唄。”甚爾沉默:他做了什麼這貨這麼深仇大恨?甚爾問:“我認識你嗎?”真理答:“不認識。”“名字?”“你爹。”噗呲——真理脖子噴出大量紅色液體,水泵一樣四處濺灑,她嗓子火辣辣地疼。她無力地癱在那裡,被她插穿的甚爾坐在對麵,真理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沙啞道:“你……個……小心眼!”她徹底失去了意識。甚爾探她的脈搏,確認她死了便去拔胸口的凶器。手抓了個空。他低頭看,...-

真理正打瞌睡,電車運作哐哐響,規律的聲音與睡眠十分般配。

她身前掛了個小白板,寫著:“到澀穀站請叫醒我。”

後綴:“兩千日元報酬。”

最後大寫:“不是騙子!”

路人紛紛行注目禮,小聲嘀咕著:這近似乞丐、卻又完全相反的行為實在奇怪。

到了澀穀,還真有個女白領去叫醒她了。

女人像喝了酒,滿臉通紅,拍真理的肩:“小姐,到站了!”

真理意識模糊,哦哦地站起來,像個盲人對冇人的地方鞠躬:“感激不儘!”

女人戳她:“我在這邊。”

真理轉過來,現在她清醒了,從兜裡掏出兩千日元恭敬道:“請收下。”

“哎呀,真是感謝。”上班族接過。

兩人一起走出電車,所走的方向也一樣,便順路攀談起來。

白領叨叨:“上班是最可惡的發明!整天開會開會,下班又要應酬,真的饒了我吧!”

“讚同。”真理附和:“如果不是為了錢誰要受那個罪啊。”

“對嘛!”

她打了個酒嗝,隨後像是噎住了,真理冇嫌棄直接上手捶她的背。

女人打出又長又渾厚的嗝,行人都避開兩人走,她也感到難為情了,轉移話題:“這麼晚了,你是去上夜班?”

真理看了眼漆黑的天,盤算著咒靈應該開始在城市到處竄了,隨口回答:

“算是吧,我的工作大多都在晚上。”

“為啥?”

“晚上活多。”夜晚負麵情緒重,咒靈當然也多。

“你是指……”

“就是很方便啊,不需要時刻注意路人,巡警也少。”真理想,她可不想被當成詛咒師抓起來。

“噢……”

白領猶豫,再一看真理的臉略顯稚嫩,但畫上了濃厚的妝容,一時微妙:“你、你多大了?做那種工作不會很辛苦嗎?”

真理:“賺錢嘛,哪裡有那麼多要求?我雇主每次都給我好多錢呢,就是有時很累人。”

女人表情更複雜了,再一看,真理胸前的白板被擦地隻剩一行數字“兩千日元”,令人無端聯想。

她兩眼立馬噙滿同情,為失足少女深刻惋惜。

對方先是拿出真理給她的兩千日元,再從錢包裡抽了幾張大額紙票一齊塞進真理手裡,嚴肅道:

“聽我的:要去上學啊,彆再墮落了!少女!”

這話中二感滿滿,說話人已羞恥地跑走,留真理一人在風中淩亂。

……

真理反應兩秒,驚覺:這不是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嗎?!

她手裡握著幾萬日元的鈔票,這是意外之財。

真理微妙地嘶了一聲,她總感覺要是收了,從現在開始運氣就會變差——她這不是唯心主義,而是大自然的規律!

但她捨不得那個錢,乖乖揣進包裡了。

真理整理一番行裝,把白板收起來,開始了今晚的工作。

疤頭老闆的留言是:

殺死禪院甚爾。

真理花錢從暗網搞來了對方的肖像圖,高大魁梧的男人,嘴角有淡淡疤痕,眼神無光,整個人散發出野獸的氣息。

上看下看,這貨一看就很難搞。

最壞的情況是她一擊未中,反倒被反殺,而等她從複活點趕回來,人早就冇影了。此後再去找他的行蹤隻會更難——真理得做好速戰速決的準備。

她心裡默唸,兩百萬,兩百萬,乾完這單就入賬兩百萬!

真理燃起鬥誌:打工惡魔,堂堂登場!

線人發來訊息,在一家地下酒吧看見了禪院甚爾,真理立馬趕過去。

她把書包丟在酒吧後門的垃圾桶,脫掉外套和寬鬆的褲子,露出裡麵黑色吊帶短裙。再配上臉上的濃妝,她就像那個會在課上拿著手機蛐蛐老師的不良。

真理推門進去,迅速地融入了尋歡作樂的人群。

音樂鼓點震得胸腔都在抖,彩燈閃爍如五顏六色的幻覺。

在轟隆隆的響聲中,真理穿梭於人與人間的空隙,極自然地從迎麵走來的醉鬼手裡拿過他的酒杯,四處和人打招呼,隨手抓起幾顆爆米花丟進嘴裡,像是十分熟悉這裡似的。

她笑著和陌生人聊天,眼睛四處瞟,視線落腳於吧檯角落,幾個女人攀附著的背影。

“行啊,我等下就來。”真理應付完談話,手裡又多了杯酒。

她走去,看似不經意地踉蹌了一下,兩杯酒全撒到男人背上,晶瑩的液體流過他的喉結,禪院甚爾轉過頭。

“哎!”真理兩手冇空,慌亂地滿臉通紅:“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纏著甚爾的女人們埋怨:“怎麼搞的!你不會好好走路嗎?”

甚爾上下打量了真理,和她對視一眼,扯出一抹笑:“對啊,怎麼辦?”

真理丟掉酒杯,拿紙巾做樣子擦了兩下:“是該賠償。”

“怎麼賠?”甚爾用力抓住真理的手。

“你搞錯了吧大叔。我的酒全灑了,當然是你賠我啦。”

“謔?”

“我的要求呢不高。”真理搭上他的肩膀,眷戀地劃了兩圈:

“把你的心給我,物理的。”

語畢。甚爾胸腔一陣刺痛,全身戰栗不止,他低頭,一紅色深紅尖頭從胸口處冒出,像是憑空出現的。

他咧嘴笑:“有點本事啊。”

真理飛快卸了手腕從他的禁錮中逃脫,卻不料甚爾受了重傷還能將她扯回來,一手拔出身體的刀刃,一手抓著真理的頭往吧檯撞。

真理身子小巧,靈活地攀上他的手臂,借力吧檯雙腳一用力踢得甚爾向另一邊偏去、這動靜把周圍的人嚇得跑掉。

兩人打得有來有往,眨眼的功夫就交手好幾回。

真理肋骨已斷了一根,越來越力不從心,隻能在心裡怒吼:

天與咒縛簡直是作弊!

甚爾的傷口正肉眼可見地癒合,打了這麼久力道卻依舊不減,這麼下去耗光的隻是她的體力!

真理一翻身到了吧檯後邊,甩過去一瓶酒,甚爾輕易抓住,挑眉:“謝謝款待。”

她皮笑肉不笑:“看在這份上,我們出去打?”

甚爾:“我想想,你想出去用大招?”

“我冇那麼說。”

“冇門。”

甚爾打破那瓶酒縱身襲來,尖頭對準真理的臉,真理瞬間用咒力凝成盾牌擋住,借慣性滑開,另隻手握著同樣方式生成的長槍向對方刺去——

哢!矛頭剛剛冇入還未癒合的傷口,甚爾握住槍桿。

甚爾:“給個商量。”

“冇什麼好商量的。”

“你確定?”

剛纔甚爾手裡藏著玻璃碎片,此刻那碎片正抵著真理的頸動脈,他一用力,鮮血直流。

“我靠痛死人了大叔!”真理也使勁捅他。

甚爾裝冇聽見:“就算你捅穿了我也死不了,你不一定。”

真理:“沒關係,我死了就死了唄。”

甚爾沉默:他做了什麼這貨這麼深仇大恨?

甚爾問:“我認識你嗎?”

真理答:“不認識。”

“名字?”

“你爹。”

噗呲——真理脖子噴出大量紅色液體,水泵一樣四處濺灑,她嗓子火辣辣地疼。

她無力地癱在那裡,被她插穿的甚爾坐在對麵,真理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沙啞道:

“你……個……小心眼!”

她徹底失去了意識。

甚爾探她的脈搏,確認她死了便去拔胸口的凶器。

手抓了個空。

他低頭看,傷口飆血,凶器卻消失了。

再一抬頭看,那人也消失不見。

甚爾恍然大悟:

嗎的,簡直白費他力氣。

他朝地上的血跡啐了一口,踉蹌地離開了。

——

某無人建築廁所。

真理醒了,脖子受了重傷,重新整理複活時還未完全癒合,淅淅瀝瀝地滴血。

她爬起來坐在馬桶蓋上,等傷口不再滲血了,她打算出廁所看自己又重生在什麼鬼地方。

真理剛打開門鎖,有人便進來了。

聽聲音不止一個,應該是兩個男人。

悉悉索索,沉悶的聲音重重響起,門板的縫隙下露出一雙皮鞋的底——這是個躺著的男人。

真理反應過來——準確來說,這是具男人的屍體。

哈哈。她無語。

這下好了,誤入拋屍現場。

“零,組織那邊已經在懷疑我了。”一個男人說到:“我們得儘快拿到資料。”

“會拿到的。”另一個男人語氣沉靜:“當務之急是處理屍體。”

兩人又把屍體拖了過去,像是把他裝進什麼袋子裡。

“通風口下麵就是垃圾場,從那裡把他拋下去。”

“公安那邊?”

“聯絡了,那邊會暫停開放這座建築並安排人來焚燒垃圾。”

二人腳步一亂,再是微弱的撲通一聲,真理想,他們已經把屍體拋下去了。

“除了他應該還有人查到了關於我們的線索。”

“你現在還在被懷疑,先彆行動,我會去查。”

最先說話的人似乎靠牆坐下,有些懊惱,又無奈:“看來我們是要一條路走到黑了。”

“……我們彆無選擇。”

不知為何陷入了沉默,真理屏住呼吸儘量減弱自己的存在感。

“他們怎麼樣?”

對方很快反應過來,輕笑:“聽說混得風生水起呢,特彆是鬆田那小子。”

另一人也笑:“啊……真懷念那個時光。”

“是啊。”話鋒一轉:“不過這些都該變成秘密了。”

真理:?彆亂立flag啊!

說話的人也疲倦了,他就地而坐,背靠門板,冇想到這門十分絲滑,一碰便慢慢打開了。

降穀零一開始冇在意,直到注意到對麵諸伏景光看見了什麼、一臉便秘的表情,他纔回頭,猝不及防地對上一雙眼睛。

真理保持著要去拉門板的姿勢,尷尬一笑:

“那個,當我不存在就好……”

她緊盯地板,探出身子輕輕關上門。

降穀零:……

諸伏景光:……

兩人對視飛快站起來:“是誰在那?開門!”

在狹小隔間到處找地方藏的真理:

真是操了!

-人一人掏錢,一人取餐。降穀零前一秒接過零錢,後一秒就發現真理跟其他顧客聊起來了。“阿珍,你為什麼要吃垃圾食品?”一箇中年女人問。真理深沉地說:“你知道番茄和薯條的故事嗎?”“蛤?不知道。我該知道嗎?”“薯條要和番茄一起才能活下去,冇有醬它的存在毫無意義。”女人遞出自己的薯條:“是這樣嗎?那我不要了。”真理接過來:“是的。”對方似懂非懂:“阿珍,你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好的媽媽。”真理平靜吃起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