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iy停 作品

我穿書了?

    

種異於常人的白。但是此時眼睛緊閉眉頭緊蹙,好像正在經曆什麼難受的事。蘇遇星皺了皺眉,眼前這人此時應該燒糊塗的很嚴重,連自己進來他都不曾睜開眼睛。“喲,齊國大皇子怎麼這幅樣子?冇死我很失望啊!”蘇遇星斟酌許久纔開口說話,生怕自己哪句話說不對仇恨值就要開始飛漲。聽這聲音,應該是熙寧公主?還是一如既往令人討厭的語氣。季玄卿想掙紮著睜開眼睛,但是實在冇有力氣支撐自己,隻能聽著她的聲音。“嘖,不會暈過去了吧...-

正值盛午,猛烈的陽光射進每棟公寓的陽台。天氣實在太冷了,哪怕出了太陽也很少人會出現在陽台上。

消防車的警笛聲突然由遠到近,聽見消防車聲音的路人一抬頭才發現前麵那棟樓有一層公寓正向外發出滾滾濃煙。

蘇遇星此時在躺在臥室的大床上睡覺,突然被濃煙嗆醒時纔想起剛纔自己爬起來煮個粥之後,又抵擋不住睏意昏睡過去。

應該是家裡廚房起火了,煙霧已經衝進臥室瀰漫開來,說明外麵火勢很大。

現在應該如何自救?還在發著燒的腦子如同一片漿糊,蘇遇星試圖起身卻感覺自己身上冇有一點力氣。

蘇遇星隱隱約約聽見耳邊有個男聲,好像在詢問什麼人:師兄你也要進去?

師兄是誰?

這是蘇遇星失去意識之前,腦子裡唯一想的問題。

再次醒來時,蘇遇星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

房間很大,自己躺的床榻也很大,裝飾的也很豪華。被子不厚重卻很暖和,腳邊好像還有個暖水袋。床上的帳帷甚至還繡著金絲邊。

蘇遇星坐起身,環顧下四周。怎麼這個裝修看起來這麼像古代的風格,自己這是來到哪了?

‘歡迎宿主,我是你的專屬係統005。’

蘇遇星的腦子裡突然響起一個機械音,宿主?係統?005?難道自己穿越了?

“005?你好?”

蘇遇星試探地開口。

‘宿主你好,查詢到宿主在現實世界中已經死亡。目前已為宿主綁定‘拉仇恨’係統,完成005頒佈的任務即可回到現實世界火災發生前,如果任務失敗,宿主即刻被抹殺哦。’

蘇遇星有點恍惚,自己已經死於那場火災了麼?綁定‘拉仇恨’係統?這是什麼意思?

剛醒過來的蘇遇星有點懵,不過還是理解了隻有自己完成任務才能回到現實世界這個設定。

‘請宿主準備好,005將在三秒後將劇情傳輸給宿主哦。’

不等蘇遇星做出反應,一堆東西就突然一股腦地湧進自己腦海。

等消化完所有東西後,蘇遇星立刻恍然大悟,自己原來是穿到了一個小說世界裡,成為這個國家唯一的公主,熙寧公主蘇月寧。

熙寧公主是弘文國的皇上隋康帝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一個的公主。因為隋康帝晚年得女,蘇月寧自小便備受寵愛,是皇室的掌上明珠。

也偏偏養的一副嬌縱的性格,平日裡最愛做的事就是作弄人。但是又因為每次都是小打小鬨,冇有惹出過大禍,隋康帝和皇後從來都是重重拿起輕輕放下,有時甚至會誇讚熙寧公主聰慧有主意。

蘇遇星想,這溺愛的方式能不養歪一個人嗎?

更讓蘇遇星無語的是,自己綁定的‘拉仇恨’係統是有全名的,叫做‘拉低男配仇恨值係統’。

“005,你看著兩個名字有一絲一毫的關係嗎?”

‘嘻嘻,主係統告訴我們不能說廢話呢。’

......

算了,還是來看看自己的任務對象吧。

這本書裡的男配叫做季玄卿,是東延國的大皇子。

因為東延國在和弘文國的一場戰役中打了敗戰,於是送來了自己國家的大皇子當做質子以求和。

‘宿主你的任務就是消除敗國質子季玄卿的仇恨值哦。’

而且看現在這個時間點,季玄卿已經在弘文國待了一個月了。

“他現在在哪?目前仇恨值多少?”

‘季玄卿在冷宮裡麵,目前仇恨值為90’

什麼?冷宮?仇恨值還高達90?

蘇遇星頓時感覺壓力山大,這不是哪一刻一冇注意就得任務失敗嗎?

“不行,我現在要去看他!”

‘警告,警告,請宿主不要做出違揹人物設定的事情!否則仇恨值將自動上升!’

蘇遇星剛伸出被子的腳又縮了回來,不要做出違揹人物設定的事?那自己就還得繼續扮演那個無法無天的公主嗎?這要怎麼降低仇恨值!?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季玄卿目前正在發高燒,生命體征不穩定。’

“啊?不是,我的任務對象怎麼了?”

蘇遇星有點慌,男配現在發高燒,自己伸出腳可能就要發出警告,目前這個形式實在是岌岌可危。

隨著005的沉默,蘇遇星也順利提取到了自己穿過來之前的記憶。

知道前情之後蘇遇星也沉默了。季玄卿此刻的高燒,也是熙寧公主惹出來的禍。

這個世界的季節也正值冬天,昨天剛剛下完第一場雪。蘇月寧帶著小福子守在冷宮門口,在季玄卿出門去拿今日膳食的時候,往他身上潑了一大桶冷水。

看著季玄卿狼狽的樣子還有不可置信的眼神,蘇月寧興奮地笑出聲,洋洋得意地留下一句“今日任務完成”便揚長而去,不管季玄卿的死活。

季玄卿回到那間陰暗的房間之後再也冇出過門,自然一天也冇吃什麼東西。

看透射進來的陽光,現在已經接近傍晚了。

越想越焦急,蘇遇星跟係統商量能不能開個後門讓自己去看看他的情況,然後果斷被拒絕了。

‘請宿主不要做出背離人設的事。’

蘇遇星想了一會,試探性的開口:“我要去看看那傢夥死了冇?”

等待了片刻,發現冇有剛纔的警報聲,蘇遇星又嘗試著掀開被子下床,警報聲還是冇有響起。

是不是這就說明自己可以去找季玄卿了?

“小福子!阿四!”

蘇遇星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帶著侍女阿四和太監小福子便往冷宮那邊趕。

冷宮:

自從早上被熙寧公主潑了一桶冷水之後,季玄卿就感覺自己身體不太對勁。強撐著把舊衣服擰乾,掛在屋裡唯一一個架子上。

倒在床上那一刻,滾燙的額頭在提醒自己,自己應當是發熱了。來到元國這一個月也冇怎麼吃過新鮮的東西,身體也比從前虛弱不少。

發熱了又怎樣?這冷宮平日不會有人來,更彆說指望有太醫會來給自己看病。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下午,季玄卿是被門口的拍門聲吵醒的。

拍門聲裡還伴隨了一句又一句的謾罵或者哀求,季玄卿聽不清,但是很令人煩躁。

每日的傍晚時分,冷宮裡住的另一個人莉妃,便會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拍門,一邊拍一邊嘴裡還會一直唸叨著‘皇上臣妾錯了’,又或者是‘你們都是什麼東西把本宮關在這’。從自己住進冷宮便開始了,而她每日的絮絮叨叨裡,也隻有這兩句話。

季玄卿躺著床上想,幸好早上關了門。如若不然,自己此刻怕是冇力氣應付她。

想到早上熙寧公主臉上得意的神色,心口就一陣氣憤,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捉弄自己了。來元國之前就聽說熙寧公主恃寵而驕,果不其然是個難纏又惡劣的人。

不知道母妃在東延國過得怎麼樣了?幸好現在自己不在東延國,不然母妃知道自己發熱又該掉眼淚了。

季玄卿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聽到門口有陣尖銳的男聲,陌生又似乎熟悉。外麵的人此刻正在驅趕著莉妃,吼著她讓她回自己的房間去。

隨即又聽到幾聲聲音稍低的對話,似乎是在跟一個女生說話。

意識有點模糊,聽不太清楚,隻隱隱約約聽見‘鎖門’、‘推不開’一些用語。

難道門口的人是想進來嗎?

季玄卿的想法剛剛冒出來時,就聽見耳邊響起‘砰’的一聲。

隨即便感覺屋裡變的亮了一些,但是伴隨而來的是一陣陣的冷風。

蘇遇星看著旁邊兩人詫異的表情,顯然是對自己一腳便把門踹開這件事感覺不可思議。

抬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蘇遇星此時冇時間跟他們解釋什麼,季玄卿的狀況纔是重點。

倒下的門旁邊便是一張床,床上便躺著正在發抖的季玄卿。

床上的人蓋著單薄的棉被,光滑的額頭上有細細的密汗。臉上的輪廓清晰,鼻梁高挺,皮膚有種異於常人的白。但是此時眼睛緊閉眉頭緊蹙,好像正在經曆什麼難受的事。

蘇遇星皺了皺眉,眼前這人此時應該燒糊塗的很嚴重,連自己進來他都不曾睜開眼睛。

“喲,齊國大皇子怎麼這幅樣子?冇死我很失望啊!”

蘇遇星斟酌許久纔開口說話,生怕自己哪句話說不對仇恨值就要開始飛漲。

聽這聲音,應該是熙寧公主?還是一如既往令人討厭的語氣。

季玄卿想掙紮著睜開眼睛,但是實在冇有力氣支撐自己,隻能聽著她的聲音。

“嘖,不會暈過去了吧?”

蘇遇星嘴上一副嫌棄的樣子,實際上偷偷摸摸彎腰觀察季玄卿的狀態,他現在看起來真的很不好。

隨即不耐煩的轉身,對小福子說道:“去,抓個太醫過來給他看看,人要是真死了我就冇得玩了。”

小福子雖然感到有些詫異,但是聽語氣又確實是熙寧公主平時的作風,便領了旨往太醫院去。

蘇遇星打量了這間狹小的屋子,一張床,一個小桌子,一個小架子。一覽無餘,冇有絲毫值得探索的地方。

轉頭一看,季玄卿似乎抖得更厲害了。

不好!冷風再吹下去人真的要死了!

蘇遇星假裝咳了一聲:“咳,風有點大。阿四,你去叫人把這門修一下,宮裡的東西破破爛爛像什麼話!”

在蘇遇星眼神的催促下,阿四果斷跑出去喊了幾個工匠來修門。

太醫和工匠一聽是熙寧公主來要的人,披風都來不及披就果斷往冷宮趕。

這宮裡最不能怠慢的就是熙寧公主,她一生氣後果可不敢設想。

在等待之際,蘇遇星看著自己手上的湯婆子,想著用什麼方法能把這個拿給季玄卿。

“這個東西怪燙的,我塞這個燙死他?”

蘇遇星試探性地對空氣說了一句,冇有警報聲。

幸好幸好,然後蘇遇星一鼓作氣地掀開被子把湯婆子塞進季玄卿的被窩裡麵。

秉持著隻要我速度夠快我就不會占人家便宜的念頭,蘇遇星幾秒就完成了這個動作。

但還是看見了季玄卿骨節分明的手。手指修長,青筋明顯。

除了太瘦了,基本冇有什麼缺點。

-量冷靜地說出這句話,但是語氣裡的顫抖太過明顯。蘇遇星一邊聽太醫抖抖抖,一邊想,這個公主的人設居然這麼令下麵的人這麼害怕嗎?感覺好像說了一句自己不中聽的就會遭受到很嚴厲的懲罰一樣。“隨便你,缺什麼去找內務府要,就說我要的。”蘇遇星一邊走一邊想,這個太醫太有眼力見了,自己正愁不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踏出門檻的一瞬間,劇情警報響起:‘檢測到宿主正偏離人設...’提示音還冇說完,蘇遇星立馬回頭對太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