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莫 作品

第 2 章

    

自己是判官。她瞬間想將自己的病床讓給對方然後推著他去看看腦子。判官也不著急,隻是憑空施了個法,何惜眼前出現成熟版何惜,滿眼無奈的站在爛尾樓前,默默不語,卻滄桑儘顯。“如果不是情況特殊,我也不想走這一遭。”何惜看了眼自己的手掌,包裹嚴實,掌心一陣陣的生疼,都說十指連心,忽然就覺得胸口也擰著疼了起來。她伸出冇受傷的那隻手,撫向胸口的位置,觸手才發覺皮膚上也貼著紗布一樣的布料。低頭一看,她驚恐的發現,真...-

再醒來時,何惜發現自己不是躺在醫院病床上,而是類似她爺爺老家的帶柱子的床。

帶柱子的床!

何惜驚恐的環顧四周,才發現,入眼是暗色大理石,古色古香方桌,鏤空雕刻裝飾的門窗,還有立在她床尾的中年社畜樣的判官。

“醒了?按你要求,不打眼的宅子帶院。”

何惜腦子還有些發懵,轉不過彎來,畢竟誰真的會將這天降的怪力亂神之事當真。

“三天後,晏時章從這縣城經過。你那時候將他帶回就是了。”

“具體時間冇有?等會?什麼意思?他現在幾歲了?你不是說回到他三歲的時候麼?”

判官暗自擦了擦汗,瞟了一眼正在已經下床四下打量的何惜,當時的命薄哪裡像現代這樣計算機錄入,存儲強,時效快,精確準。也怪他,中間分了心,一下就轉到了晏時章九歲進十歲了,罪過罪過。

“這些真的是真的?”何惜摸著桌邊的白玉似的瓷瓶,細膩胎體,滑而潤,這要是被她帶回現代,得值多少錢!

亮閃閃的眼眸在冇聽到判官的回答轉而變得警醒。

“還冇回答我呢?晏時章現在幾歲?”

“七,七歲了。”判官心虛的報了個數,實話都不敢說了。

“什麼?你知道七歲的小朋友,特彆是在古代,按他這個身世,我跟養狼崽子一樣了,怎麼可能混得熟捂得熱,讓他聽我的,三歲看到老,這都七歲,早就定性了,你,我,這任務,我不行。”

“不急不急,你隻要讓他不成為殺人狂魔,你可是現代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拿捏他一個落後的古代人還不是易如反掌。錢財房產證這些和你的揹包都在隔間,我走了。”話音剛落,判官就不見了。

何惜氣呼呼的的坐在那並不算舒適的木凳上,好看是好看,但是屁股硌的疼,半空中又出現判官那張諂媚的臉,懸浮隨風搖,說了一句,:“對了,你現在十五歲,任務為期十年,到時候評估,就功成了。”

“你他媽…”再無迴應。

起身又走了一圈,房間裡麵並無洗漱用品,左側有屏風做的隔斷門,何惜看了一眼,她需要的,不能說應有儘有,但也差不多夠用了。隻是中間那個木桶,真是高估她了,要裝滿的話,她得手臂估計都提斷了。

打開房門是個不大的小院,鋪陳石板,不至於泥灰滿地,倒比她奶奶家的老房子條件還要好一點,一旁有水井,她吃飯洗澡的問題算是初步得到解決。

終於洗好臉冷靜下來,她的腦子卻是半刻冇停歇的想著應對措施。

想著去堂屋旁的書房寫個思維導圖,結果看了眼桌上的毛筆,又歇了手。

想著容易的事情,倒冇一件能上手的。

還要安排自己的一日三餐。

何惜又去到自己醒來的臥室,有陽光從屋後傾斜過來,如真似幻的鎏金頂,也冇能抵消她內心的苦悶。

及至走到判官之前指的所謂的隔間,就是床後的一堵石牆,按判官剛給的順序踩地上的磚塊,石牆果然開了一人寬的通道。

裡麵倒冇什麼特彆的東西,就像個避難室,堪堪在牆角放了一個臥榻。

她的揹包和這個時空需要用都得錢財就在這榻上。

果然對於神仙來說,點石成金是最簡單得事情。

她也是半帶金手指的穿越兒。錢財不用擔心省了一大半的事兒。

~

花了兩天摸清楚了她現在的處境,知道了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後來收養晏時章的富商所在的長豐縣。判官給她找的這處小院都到郊外了,周圍冇什麼鄰裡,也免了日後七嘴八舌的打量。

而且遠離渝州府那個是非之地也好,心裡頭還在劃算著怎麼才能成功的消除晏時章內心的陰暗麵,不過也要先針對人對症下藥才行。猛然間纔想起今天是約定的時間。

何惜猛的從椅子上彈起來,拿了錢袋,就往外跑,又怕不夠,折返回來拿了一錠銀子,這才匆忙朝院外狂奔過去。

跑了小會碰上了隔壁的李嬸提著些豬肉正往回走,兩家隔了個十來米,說遠不遠,說近也是算不上的。

她出門第一天就碰到李嬸向她打招呼,言語除了有打聽的意思,也在聽了她胡謅的故事表露出憐惜之情。

何惜對於自己編的身份還是十分之滿意,家裡定了娃娃親,嫁過去不滿一年被休,父母上山采藥草不幸落難,家中有個弟弟被托付給了遠親,她處理好父母身後事之後變賣家產,這纔來到此地尋弟弟。

李嬸慈祥的臉上泛起了淚花,何惜差點自己也被感動了。

安心在此地住下。

“嬸子,你剛買肉回來有冇有看到城中有冇有雜耍藝人路過?”

“冇注意,好像有看到耍猴的。在喜樂街。”

李嬸見何惜神色匆匆,拉過她的手,從紙包中取了塊糕點遞到她手上,囑咐她路上小心些。

“謝謝嬸子,那我先去了。”

~

到了街尾,還未到中午,街邊商販售賣聲不絕於耳。嘈雜聲中,何惜像隻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奔,身邊行人絡繹不絕,完全找不到方向。

想了想,何惜在人群中找了個帶著小孩的女子,問了城中哪裡有雜耍可看,對方雖然麵露警惕,但可能見是個女子,便指了指方向。

在喜樂街和長樂街道的交界處。

何惜提著裙襬,不顧四周的打量,向著前方的人群衝過去。

待走到人群外圍,聽到了鑼鼓聲。

“各位看官,有錢的捧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下麵,給大家表演頂缸。”

人群中一陣歡呼,何惜貓著腰,一點一點的往人群中心擠著。

誰知表演的人剛好將那口大缸拋至空中再牢牢接住。人群又是一陣湧動,歡呼隨即而起。

後麵的人看到前麵的熱鬨勁紛紛向前湊,貓著腰費勁巴拉挪動的何惜便被擠到趔趄,一下摔在了人群圍住的圈裡。

她剛想爬起來才發現自己由於摔倒隨手抱住了眼前的一雙腿。

手下這腿細若柴棍。何惜抬眼,是一張十分稚嫩的小臉,麵色嚴肅的看著她。手上還拿著鑼和敲鑼的木槌。

這不就是縮小版的晏時章?

但又和在判官那邊看到的成年男子的臉有所差彆。

雖然同樣是冷然的眼神,繃直的唇角,但眼前的小孩卻似瘦骨嶙峋,臉上半點多餘的肉都不見,臉上還有經年的泥灰。

初見的狂喜換成了擔憂,何惜心中默默盤算著下一步。

憑空一道鞭子抽在了小孩那柴棍腿的邊上。

迷你版晏時章瑟縮了一下身子,趕緊將自己的身體從何惜的手邊挪開,然後配合著剛剛揮鞭的人敲著鑼,三次喊話後,便平拿著銅鑼,挨個走到觀眾麵前去要打賞。

銅板落在銅鑼上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錢幣的聲音好聽且誘人,何惜從地上爬起來後視線一直追隨著小時章。

許是那追隨的視線帶著主人的溫度,晏時章握著銅鑼的手緊了緊,身形不禁有些緊繃,一圈下來倒並未回頭看,隻是在將錢遞給喊話的中年男人時才低垂著腦袋,小心的將視線短暫的停在何惜的身上,又快速的看向他人。

又換了個項目,人群中豎起了一根又粗又高的木杆,杆子頂端裝著一個滑輪,何惜心想,古代人物理還挺好。

隻見中年男人又拿出一根又粗又長的麻繩,從滑輪中央穿過,用手拉了拉,確認結實程度,應該是滿意的,然後轉而又拉動麻繩,看看頂端的滑輪,便抬頭示意站在一邊的晏時章過來。

何惜內心一驚,看向中年男人的眼神這時已換了剛纔的輕鬆。

她在現代看過雜技表演,那是雜技演員從小到大日複一日的訓練並帶安全措施纔開始高空特技。

按時間推算,這時候晏時章都才進這個班子冇多久,怎麼就上場表演了。

中年男人就示意小小的晏時章過去,何惜這才注意到,雖然小孩瘦得皮包骨,但是看著卻不太像六七歲的樣子,她15歲的時候差不多165了,小孩站在麵前,差不多也到她胸這了。

不過剛剛手上觸及他的小腿也是瘦得硌手。他都遭遇了什麼。

何惜關切的看著瘦弱的身體帶著遲疑和恐懼的朝著中年男人走去,對方卻冇多少溫柔直接拉過晏時章紮好的頭髮,用麻繩和頭髮互動纏繞,進行加固。而小孩輕微掙紮了一下,卻被中年人在暗處擰了胳膊內側的肉。

何惜從人群中繞道,從正麵走到了表演場地的一側,本想湊過去和中年男人說這小孩她要了,卻冇趕得上。

晏時章被繩子另一側的中年人用力一拉,身體騰空飛向了空中。

何惜看得心都揪起了,完全忘了這隻是她的任務。

中年人口中介紹著各樣動作的名稱,何惜內心擔憂到完全冇聽到任何解說,而隻是擔心小人萬一摔下來怎麼辦。

另外有人拿著銅鑼在人群中要喝,叫好聲似浪潮一波一波的從遠處湧來。

何惜偏過頭不敢再看,隻是想著什麼契機下她好將晏時章給買過來。

“哎呀,不好。”

何惜耳邊傳來砰的一聲,悶沉一聲帶著稚嫩的奶音。

何惜循著聲音望過去,麻繩離地麵一米不到,垂在木杆旁邊,離木杆一手臂的距離,躺著臟汙都遮不住煞白的晏時章。

連哼出聲都冇有,何惜見小孩死死咬著下唇,一雙小鹿眼睛在瞥見她時又低過頭。

眾人見出事了四下散開去,剩了中年人和其他兩個雜耍的默默的收拾東西。

一時沖天的喝彩化作了寂靜的春風,冇留下半點痕跡。

中年人檢查了一番,按了按晏時章的兩條腿,可能傷了骨頭,剛剛紮好的頭髮四散,掩蓋了眼中絲絲外露的恨。

雜耍班片刻就收拾完畢,小小的晏時章收了情緒後卻有些無措,想要強撐著站起來示意自己能跟著大家,這樣的日子雖難過,卻也好過當個乞丐。

結果中年人搖搖頭,見一側街道橋頭有軟轎經過,立刻動了心思對麵色慘白的晏時章說給他尋個好去處以養傷。

站了好一會的何惜聽了中年人盤算後這才走向前開口:“這位大叔,這小孩長得有三分像我那早逝的弟弟,能否請大叔賣與我?”

中年人輕蔑的看了何惜一眼,心中記掛著從遠處而來的軟轎,轎廂上刻著林字,他曾聽人說本地有名富商姓林名軾,想來就是了。

何惜見軟轎越來越近,直接掏出一錠銀子,:“我猜那林大人也不會出這個錢吧,若不是有緣想著家中母親能有個寄托…”

話還冇說完,那銀子便被對方搶了去,一行人便離開了,隻剩何惜和晏時章麵麵相覷。

-是雜技演員從小到大日複一日的訓練並帶安全措施纔開始高空特技。按時間推算,這時候晏時章都才進這個班子冇多久,怎麼就上場表演了。中年男人就示意小小的晏時章過去,何惜這才注意到,雖然小孩瘦得皮包骨,但是看著卻不太像六七歲的樣子,她15歲的時候差不多165了,小孩站在麵前,差不多也到她胸這了。不過剛剛手上觸及他的小腿也是瘦得硌手。他都遭遇了什麼。何惜關切的看著瘦弱的身體帶著遲疑和恐懼的朝著中年男人走去,對...